官方微信
4家材料企业的电池回收“样本”
回收| 格林美| 杉杉| 华友 文章来源自:高工锂电网
2020-09-02 10:15:08 阅读:6551
摘要通过废旧动力电池再生利用的方式,回收的镍、钴、锰、锂等金属可保证材料企业原材料的供给。

2019年中国动力电池出货71GWh,2015年到2019年复合增长率达43.2%。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动力电池回收市场需求,吸引了车企、电池企业、材料企业以及第三方回收企业等布局。

这其中就包括格林美、邦普、华友、杉杉等材料企业。这些企业入局回收看重的正是废旧电池再生利用环节提炼的钴、镍等金属元素,后者也是三元材料的重要原料。

锂电池回收再利用主要分为两个方面:1)对符合能量衰减程度的退役电池进行梯次利用;2)对无法进行梯次利用的电池进行再生利用,回收其中的镍、钴、锰、锂等材料,或对再生后的电池材料进行修复,进而提升回收价值。

这其中,三元锂电池的拆解再生利用价值更大。相关数据显示,每吨三元523报废废旧动力电池中,镍、钴、锰、锂含量约为96、48、32、19千克,目前市场上镍、钴、锰的平均回收率可达到95%以上。

而钴、镍、锰等金属在动力电池内使用量大,但集中分布在刚果(金)、印尼等国家,中国资源匮乏,价格高昂且波动较大,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通过废旧动力电池再生利用的方式,回收的镍、钴、锰、锂等金属可保证材料企业原材料的供给。而包括格林美在内的材料企业一致认为,回收的最终目的打造“回收+梯次利用+预处理+材料再利用+动力电池”的动力电池绿色产业链闭环。

格林美:格林美最初是做电池回收,后涉足电池材料。其通过废旧电池的回收、拆解、检测分选、再装配成梯次利用电池,运营后再报废,资源化提取镍、钴等有价金属,循环再造高性能电池材料,格林美打造了废电池的完整绿色产业链。

格林美已与无锡空港经开区管委会签署了年回收处理10万套动力电池与10万辆新能源汽车项目,项目拟投资5.28亿元。项目建成公司具备年回收35万套动力电池处理能力。

立足国内市场,格林美还与丰田、ECOPRO国际企业联合推进的退役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技术试验项目及再生和再利用技术商业化。

据介绍,其目前已与全球220余家主机厂和电池厂签署了动力电池回收协议并开展合作,包括比亚迪汽车、北汽、蔚来汽车、捷豹路虎、丰田、东风本田、宁德时代等。

华友循环:华友循环是华友钴业旗下子公司,相继开展了梯次利用在储能、储充一体化、预备电源、低速车等应用场景的研究和应用,并完成从“梯次电池初步分选-产品研发、制造及技术核心BMS研究-商业市场模式”一体化的开发和推广。

目前已收购韩国等多家资源回收公司,并参与欧洲资源回收公司体系建设。在国内主力打造华南、华北、西南三个区域的回收网点,规划未来3年内建成2-3万吨/年的无害化拆解处理产能。目前已有废旧动力电池回收处理产能6.5万吨/年以上。

为保障回收渠道,华友循环还建立回收公共平台、战略合作、股权合作、代工模式四大合作模式,与企业分享创新价值,共担环保职责,打造世界一流回收生态,建立行业标准。

杉杉股份:杉杉股份近期联合吉利集团、紫金矿业成立常青新能源入局电池回收。

具体合作模式,常青新能源回收吉利的废旧动力电池,从中回收有价值的钴、锂、镍等材料,加上紫金矿业的钴矿资源,生产三元前驱体,交给杉杉股份旗下杉杉能源,做成性能稳定的正极材料,再给下游电池企业生产动力电池,最终应用于新能源整车上。

常青新能源规划五年时间,总投资65.89亿元,建设15万吨/年废旧锂电池资源化利用和10万吨/年三元前驱体生产线项目,打造智能化绿色工厂。

邦普:作为宁德时代的控股子公司,邦普专业从事数码电池、动力电池回收处理、梯度储能利用;传统报废汽车回收拆解、关键零部件再制造;以及高端电池材料和汽车功能瓶颈材料的工业生产、商业化循环服务解决方案的提供,已形成“电池循环、汽车循环以及新材料”三大产业板块,

2018年,邦普能源还与格林美、青山实业、印尼摩洛哇丽工业园(IMIP)、日本阪和兴业株式会社签署合资合作协议,各方合资7亿美元在印尼设立合资公司,开展镍资源冶炼与深加工。

项目初期目标为建成不低于5万吨镍金属湿法生产冶炼能力,4000吨钴金属湿法冶炼能力,产出5万吨氢氧化镍中间品、15万吨电池级硫酸镍晶体、2万吨电池级硫酸钴晶体、3万吨电池级硫酸锰晶体,将来依据全球市场需要调整产品结构与扩大生产规模。

2019年其回收废旧电池量超3万吨,三元前驱体出货量约3.5万吨。并规划投资10亿元启动动力电池资源化循环利用扩建项目(二期)项目。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