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经济学人:电池材料需求猛增 国际巨头扎堆去刚果开矿
文章来源自:经济学人
2017-04-07 00:31:35 阅读:7766
摘要

一个刚刚走出危机的产业希望电动汽车及电池会引发一轮全新的绿色超级周期。

对采矿投资者来说,嘉能可(Glencore)这家英瑞金属企业集团有种让人无法自拔的吸引力。这家公司还是煤这种格外不时髦的大宗商品的全球最大出口商。它去往他人不敢涉足之地,例如因暴力及腐败而声名不佳的刚果民主共和国(DRC,以下简称刚果())。最近它还设法绕过俄罗斯遭受制裁这一情况,与该国最大的石油公司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达成交易。

不过嘉能可本身也自带光环。它是世界最大的铜供应商之一,也是世界最大的钴供应商,二者大部分都来自于公司在刚果()的投资项目。这两种金属是清洁科技产品及产业的重要元素,尤其是电动汽车和电池。

在本世纪初由中国引领的大宗商品超级周期中,投资者向矿业公司豪掷一万亿美元。近期该行业终于从当时这种过度投资造成的破败局面中走出,投资者也重新燃起投资采矿的热情。如今,包括铜、钴、镍、锂以及石墨在内的"绿色"金属及矿物的潜力令他们愈加振奋。看涨情绪最为高昂的人认为,清洁能源对这些金属和矿物的需求或许比中国在过去约15年里的需求还要大。

对采矿业的乐观情绪本身就是一个显著好转。过去四年来采矿业遭遇大滑坡,研究公司盛博(SanfordC.Bernstein)判断,其程度之深重堪比大萧条时期。2014年到2015年间,随着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于伦敦上市的四大矿业公司必和必拓(BHPBilliton)、力拓(RioTinto)、嘉能可以及英美资源集团(AngloAmerican)几乎损失了2oo亿美兀的核心盈利,或者说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受冲击最大的嘉能可通过取消派息和发行新股挽救自己的资产负债表。

去年,大众商品价格回升,采矿公司股价反弹,嘉能可再次一马当先。近期的业绩显示,四大矿业公司不仅摆脱了巨额亏损,实现了盈利,还在2016年削减了将近25o亿美元的净负债。必和必拓和力拓也出人意料地向股东们派发了大笔股息。嘉能可言辞强硬的老板伊凡•格拉森伯格(IvanGlasenberg)说,3o年来,公司如今的财务状况最为强健。他感叹:“只一年的功夫,就有了这么大的转变。”

行业状况实现好转靠的是限制供给--既有为推高大宗商品价格的自愿因素,也有罢工和停工这样不得已的状况。自2013年来,各大矿业公司资本支出的降幅已超过三分之一(见图表)。所有这些公司都不太愿意开发新的大型采矿项目。例如,格拉森伯格称,行业内新铜矿项目的储备要比中国带来的矿业繁荣期出现前要少。力拓位于蒙古戈壁、规模巨大的奥尤陶勒盖(OyuTolgoi)铜矿则是一个鲜见的例外。这几个矿业公司的主要重点都是重建资产负债表,以及回馈一直对自己保有信心的股东。

1491468537780617.jpg

虽况这些公司保址zr坚持贷不约医整个辽国场河绿色釜属及矿物的需求正诱惑它们解开钱袋。去年,必和必拓宣称2017年将会是"电动汽车革命真正开始"的年份。近期电池材料如铜、钴以及锂的价格飙升,更令业界感到兴奋。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电动汽车制造商,正在大量消耗这些材料。去年11月,于上海上市的洛阳钼业(ChinaMolybdenum)成为刚果()大型铜钴矿TenkeFungurume的大股东。不难发现,相较而言内燃机里的催化转换器所使用的铂的价格已被甩在了后面。

密切关注电动汽车相关需求的必和必拓估计,制造一辆普通的以电池驱动的汽车将需要8o公斤的铜,是内燃机汽车所需铜的四倍。这些铜分布在发动机(需要的铜最多)、电池以及电路中。必和必拓预测,到2035年也许会有1.4亿辆电动汽车上路,占全球汽车保有量的8%,而如今的数字是1oo万辆。要将这些车辆生产出来,每年至少需增加85o万吨的铜产量,也就是在如今全球总需求的基础上再增加三分之一的产量。

2035年几乎所有新生产的汽车都会是电动的--根据这一大胆的估计,盛博认为到那时全球铜的供应量将需要翻倍才能满足需求。它指出,为了找到并将所有可能获利的金属采挖出来,以及提高冶炼和提纯的能力,采矿公司或许需增加高达一万亿美元的投资。天达银行(Investec)的亨特•希尔科特(HunterHillcoat)说,要应对汽车行业的这一转变,每年都得新增一个铜矿,与世界最大铜矿智利的Escondida规模相当。

问题也出在这里。据估计,从发现铜矿床到将这种金属大规模生产出来至少需要3o年。如今还在开采中的大型铜矿中,有些是在上世纪2o年代发现的。由于矿石品位下降、一些社群对开矿的抵制以及缺水等因素,到明年或后年铜将供不应求。但铜价得大幅上涨才会激励企业对铜矿进行必要的投资。

然而,铜价急剧上涨也许会促使制造商去寻觅电池及电动汽车所需原料的替代品,例如铝。当十年前不锈钢的添加剂镍价格飙升时,不锈钢制造商便想办法让产品减少对镍的依赖。

要满足未来电动汽车革命的需求还有另一个难题:某些前景最好的矿物往往位于不宜涉足的地方。例如,作为铜和镍的副产品,钴的全球总产量约为1o万吨,刚果()约占其中的7o%。这之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在没有法律监管的情况下由矿工手工开采出来的。这引发了国际社会对"冲突钴"的担忧【译注:冲突矿石是指在武装冲突和侵犯人权的情况下开采的矿物】。

事实上,汽车和电池所需的矿物中,可能很多种都将主要来自刚果()。盛博的保罗•盖特(PaulGait)将该国比作电动汽车繁盛期的沙特阿拉伯,意指其相当于该王国在石油市场上的角色。但有人认为必和必拓和力拓这样的公司并不愿投资刚果(),因为它们对该国的稳定、透明度及政府对国家的治理感到担忧。

短期内采矿业对新投资仍心有余悸。嘉能可的格拉森伯格指出,之前该行业曾被"铜的需求量会翻番"的估计愚弄过。距今最近的一次判断失误就发生在2008年。行业龙头必和必拓以及力拓更有理由在大笔投资电池材料之前犹豫再三。这两家公司的现金牛是用于生产钢材的原材料铁矿石和焦煤。汽油车和柴油车使用到的钢材要比电动汽车乡得多。必和必拓也生产石油,也许某一天市场对这一产品的需求将因电池驱动的汽车而受到影响。英美资源集団还开展庞大的铂和钯业务,来满足市场对柴油及汽油发动机内的催化转化器的需求。

这几家公司都坚持认为,拥有多种矿藏其实给它们以“对冲”:无论汽车行业如何发展,它们都能妥善应对(不过它们还是将铜作为投资组合中的重要部分,认为这可能才是最稳妥的做法)。力拓是它们当中最独特的一个。它目前还在塞尔维亚开发一个硼酸锂的项目,应对接下来的电池大发展。

对于单一下注模式来说,像加拿大的艾芬豪(Ivanhoe)这样的小型采矿公司也许在电动汽车及电池蓬勃发展时最具优势。艾芬豪近期表示计划开发位于刚果()KaoaKakula铜矿(如图),那里蕴藏的矿石是世界大型铜矿所产矿石中品位最高的那种。艾芬豪称其为有史以来最重大的铜矿勘探发现。中国的紫金矿业也看准了这一机会,正以412亿美元的价格从艾芬豪手中购买Kaoa-Kakula一半的股份。艾芬豪的创始人,亿万富翁罗伯特•弗里德兰(RobertFriedland)称铜为金属之王。“面对全球各种生态和环境问题”,他说,“哪一种解决方案都会引导你去追逐铜。”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